您所在的位置:新普京娱乐  学者  学人风采

见众所不见 行人所未行——记“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夏国美

日期:2010/04/28|点击:228

身为一名社会学所的研究员,夏国美的研究范围在其他人看来似乎“偏”了点,纵观她多年的研究成果,关键词集中在“性病、艾滋病、毒品”等诸如此类令人谈之色变的话题上。用夏国美自己的话讲,面对这些洪水猛兽,妇女和儿童更容易受到伤害。多年来,对这些研究付出的努力,对相关政策的建言,她的研究成果也逐渐从不被理解走向得到承认。早在2008年3月,她就获得了第五届“上海市巾帼创新奖提名奖”和上海市“三八”红旗手标兵荣誉称号;今年,她更是众望所归地获得了“全国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先进个人”光荣称号,
女性身份和行医经历促成了她的研究方向
虽然是否从事研究工作、从事什么样的研究工作是与性别无关的,但是大家发现,针对女性问题的研究者绝大部分是女性。这是因为对于同性别的群体,女性研究者更愿意关注她们的命运,更能体会她们的感受,同时相比于男性研究者更容易接近研究对象,让她们接纳自己。尤其是在女性研究对象在涉及到某一类特别敏感的问题的时候,女性研究者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从医的经历使得夏国美老师与其他来自于纯粹社会学背景的研究者有着不一样的视角。比如有些研究中牵涉到的医学变量,夏国美老师会非常敏感地感知到这些数据与调查结果之间的关联。由于多年不行医而担心在研究中产生误差,关于新型毒品的研究,严谨的夏国美老师特地与上海市不良药物反应中心合作,以便得出准确有效的结论。
夏老师认为,医学和女性研究的共同点就是人文关怀的色彩特别浓。她说,医学发展到现在划分为很多科,但她一直认为医学是一门人文学科,首先是关爱病人,然后才会开始治疗。医学强调的应当是“爱”字,就像是希波克拉底宣言中所宣称的一样,是有一种基于爱心的职业操守在支撑。女性研究也有着这样的特点。因此比起其他学科,更有着一种人文关怀的因素。
这段从医经历带给夏国美的除了多学科的视角之外,还有着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耐心。当时夏老师所在的医院,很多病人都是离退休老教师,夏老师作为不过是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小医生,医术并不一定有多高超,但她具备病人最需要的耐心,所以很多病人都特别喜欢她,其中的一些甚至成了她的忘年交。当夏老师决定投身于社会学研究的时候,有病人给她写临别赠言,赞赏她学习孙中山、鲁迅弃医从文的行为,希翼她在社会学领域做出像费孝通先生一样的贡献。夏国美老师谦虚地表示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志向,但是她多年来的研究工作却也是鲜有人涉足,她将当年对待病人的耐心也一并带入了自己的社会学研究中。
夏国美的研究坐标:艾滋病 女性
很多人认为艾滋病问题就仅仅是一个疾病问题,但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宏大的社会问题,它会涉及到法律、政策、道德、行为、平等等方面。夏国美认为,艾滋病在性别上的不平等是非常显著的,女性更容易受到艾滋病的伤害。除了生理原因之外,更深层的是社会的、学问的、经济的因素,由于在中国社会深刻存在着男女不平等的这样一个前提,尤其是农村。农村妇女是依附于丈夫生活的,如果丈夫感染了艾滋病,妻子就很难逃脱被感染的命运。在访谈我国中部农村的艾滋病人时,这样一件事情深深地震撼了她:一位很年轻的农村妇女在一次例行检查中发现自己感染了艾滋病,而她丈夫是因为卖血而在两年前就感染了艾滋病。夏国美很诧异,因为这位妇女在之前的几次检查中都是阴性,为什么会突然感染呢?经过询问,她发现,在历次检查中,没有人告诉过这位妇女,在与已感染艾滋病的丈夫过夫妻生活时要用安全套;夏国美于是转而问丈夫,也没有人告诉过你吗?结果没想到丈夫说他知道,早在自己刚检查出来的时候就有工作人员告诉他要怎么样做,并借口说自己粗心忘记了。这其实反映了在落后农村相当普遍的两个观念,首先,在农村,男性被认为是家庭的主人,重大的事情只通知男性;其次,在男性的意识里,妻子是花钱买来的一个附属品,是应该与自己同命运的。这种观念支配着他们的行动,最终造成这个年轻的妻子也难逃被感染的命运。
夏国美老师的研究中,一度饱受争议的是她对于性工编辑的关注。她没有把她们简单视为出卖肉体的堕落女性群体,而将她们视为未能在商品社会中找到其他出路的弱势女性群体。在我国,由于“性工作”并非是一种合法的服务业,都是隐蔽在其他职业诸如洗头服务,陪侍服务,KTV的陪唱服务背后,因此,她们在职业上难以认定,道德上被社会谴责。调查中她还发现,目前在上海从事类似职业的女性多数基本都来自外地农村,相比于来自相同背景的男性,她们体力有限,受教育的程度更低,缺乏基本的社会资源和法律常识,根本无法了解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因此也很难受到法律和政策的保护,从而成为感染和传播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因此,在参与《上海市艾滋病防治条例(专家建议综合稿)》的制订时,夏老师和其他专家特别建议各级妇女联合会应当把艾滋病预防教育纳入工作规划,特别要做好外来务工女性和娱乐服务业女性的艾滋病预防教育及行为干预工作,提高女性在性活动中的自主能力,减少不安全性行为的发生。
夏国美的研究坐标:艾滋病 反歧视
艾滋病在刚刚被发现的时候,不光是在中国而是在全世界,歧视都是非常普遍的。但后来人们发现歧视带来的问题更严重,因为没有艾滋病人愿意公开身份,于是风险更大。这是因为整个社会还在谈艾色变,都是站在如何防控而非从病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但是深入这个问题之后夏国美发现,病人的权益也是要受到保护的,这就产生了另外一种视角。有些人说,若一个人感染了艾滋病,道德的途径他可以接受,不道德的途径他就没有办法接受,但是又怎么能划分所谓的道德和不道德?一个人生病了,这是最该关注的,而不是他怎么得来的。因此,反歧视才是艾滋病防控的关键。近年来经过持续的宣传教育,至少在形式上达到了这样一种进步,即使一个人心里面仍然不接受,但口头上不会说出歧视的话来,因为他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是不对的。但总而言之,进步的幅度并不是很大,状况并没有得到彻底的改善,艾滋病人依然不愿意公开身份,尤其是在工作单位。因此,艾滋病反歧视之路还是“路漫漫,其修远”。谈到这里,她动情地说:“人人都说滴水成河,在反歧视这个问题上,每个人都只要付出一点点——不是说要牺牲自己那么伟大——就是一点点精神上的的包容和支撑,那么对于艾滋病人和大家每个人乃至整个社会都是一种进步。”
夏国美认为艺术的感染力要远远超过宣传引导,在扭转公众对于艾滋病人的偏见方面有着重要的作用。她曾经以艾滋病人的访谈为素材创作过电视剧本,但一直没有找到投资方。后来一个青年社团打算用话剧的形式在社区中进行艾滋病防控教育,却苦于没有深刻而真实的剧本,夏老师就主动把自己的剧本交给了他们。这部话剧在全国十几个城市巡回演出,观众人次过百万,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上海的一个盲人沪剧团还将它改编成了沪剧,深受沪上百姓欢迎。在巡演中,也有不被支撑和理解的情况发生,当巡演进行到南京某高校时,该校相关领导最开始拒绝演出要求,后来经过剧团的努力协商,领导统一演出,但要求将剧本中所有的“艾滋病”都改成“白血病”。夏国美感到可笑又无奈,她表示只有全社会都形成一种理性的态度去面对艾滋病,才能减少这种荒谬事情的发生。
研究之余
夏国美不光从事社会学研究,还很热心地为社区女性进行婚恋、两性引导,也有中学、高校请她去为学生做性教育方面的讲座。可以说,不管到哪里,她都将自己的满腔关怀无偿地奉献给那些需要的人。
在过去,夏国美的研究由于其敏感性和前瞻性,曾经遭受过很多非议和不解。但由于她的持续努力,研究成果也逐渐受到来自联合国、政府等方面的关注。多年来,夏老师的家人都非常理解并支撑她的工作。虽然没有专门的时间陪女儿,但是价值观上的潜移默化却成为母女之间的情感纽带;虽然也没有严苛的要求,夏老师的信任却培养了一个独立的、有主见的女儿。女儿目前在国外念书,经常为夏老师翻译资料、论文,成为她不可多得的好帮手。
来源:编辑投稿


文字:|图片:|编辑:

最新

热门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